茅台加冰,冰爽夏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具茶器 >> 茶具专家 >> 内容

专访紫砂陶刻大师徐秀棠:文人与文人的对话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时间:2009-8-7 点击:2270

文章导读:今年6月,一场名为陶都风中国宜兴陶瓷艺术展的紫砂艺术专场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除20件历史经典艺术品外,还有当代工艺美术大师及业内精英的216件陶艺精品参展,此次展览的举行再次引起了人们对紫砂艺术的关注。普通人关注的只是紫砂壶市场的价格,而我们又应如何品味紫砂艺术,感触紫砂艺人将自己心灵的感悟与紫砂...

今年6月,一场名为“陶都风——中国宜兴陶瓷艺术展”的紫砂艺术专场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除20件历史经典艺术品外,还有当代工艺美术大师及业内精英的216件陶艺精品参展,此次展览的举行再次引起了人们对紫砂艺术的关注。普通人关注的只是紫砂壶市场的价格,而我们又应如何品味紫砂艺术,感触紫砂艺人将自己心灵的感悟与紫砂创作融为一体的意境呢?为此我体味们专门采访了著名紫砂艺术大师徐秀棠先生。今年已73岁高龄的徐秀棠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与我们聊起了紫砂艺术……

徐秀棠

1937年出生于宜兴紫砂陶艺世家。师从紫砂陶刻名家任淦庭先生。1958年参加由轻工业部与中央工艺美院举办的中国民间陶塑研究班学习,后转入中央工艺美院“泥人张”工作室,随张景祜先生学习民间雕塑。徐秀棠从事紫砂陶艺50余年,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又有良好的文化素养和独到见解。其作品多次荣获全国陶瓷美术设计一等奖,并被海内外博物馆收藏。编撰有《宜兴紫砂珍赏》《中国紫砂》《紫砂泰斗顾景舟》等著作。1993年被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文人缘

“紫砂的历史是由文化人支撑而形成的历史。”

紫砂壶作为一种茶具,从其诞生之日起便注定和文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明代文人的饮茶已从宋代的煮茶变为沏茶,紫砂壶造型“色不艳、质不腻”,不追求奢侈华丽,泡出的茶淳香味美,既不失茶香又无熟汤之气;这些特点都与古代文人追求的“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精神境界浑然一体,文人雅士在品茶之余拿起小巧的紫砂茶壶一边把玩一边观赏,给紫砂壶的制作留下了无穷的想象与创造的空间。

《北京》:紫砂壶的原料是被称为“五色土”的紫砂泥,而若要使之成器,人们都说必须是创作者心灵与紫砂泥的结合?

徐秀棠:紫砂壶是极具文化内涵的文物艺术品,是文人与文人心灵的交流。官窑瓷器的创作往往取决于最高统治者的好恶,民窑瓷器又往往有媚俗之嫌。而紫砂壶的创作纯粹是文人与文人之间的交流,古代文人往往将自己的心灵感悟融入紫砂泥之中,塑造出紫砂壶的胎骨,入窑烧制,使得紫砂壶成为一种艺术品。手工创作一把紫砂壶要消耗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的时间,这些都凝聚了紫砂壶艺人多年的积淀。自明代开始,大量文人亲自参与到紫砂壶的创作之中,在紫砂壶上题字作画,掀起了一股崇尚紫砂壶饮茶的风尚。

紫砂的历史是由文化人支撑而形成的历史。紫砂的造型、品种等也是由文化人来参与的,供春受吴颐山的影响,时大彬也是游娄东后与当时的文化名人接触之后才有精品呈现的。所以我说紫砂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艺品,而是“文人工艺品”。

《北京》:在书法界素有“字如其人”之说,不知在紫砂界也有“壶如其人”之说吗?

徐秀棠:“壶如其人”亦可谓人如其壶,在造壶者更易觉察,体形大而笨者造之,总有大而笨的感觉;精明强悍者所制必定力度强、器型壮,体弱细纤者所作,必定细小型弱;圆圆胖胖的壶也同此形象,清趣麻利者所作一定干净利落,拖泥带水的必定乌七八糟。此说还在于外形之比,它与精神相比,后者更为吻合,做学问者,壶上必定可以看到学问之所在,越上档次越是明显,若有高手专为金钱而造之壶,必定显现出挣钱者的本相,有兴趣者可以进入紫砂圈子里来目睹一番。

其实,在紫砂的收藏界也是这样,就经济层面上讲,什么水准买得起什么价格的壶;从艺术水平上讲,性格开朗的人欣赏大方且有气度、简洁而明亮的造型;柔情内向的个性,当然喜欢做工精巧、雕琢细致、繁复而多变的作品。想赢钱的当然更喜欢济公壶之类给予保佑。一些老学究们喜欢在壶中加入茶文化之内涵,这其中也包括诗词铭文、书画的镌刻。其中也有不少自无主张、人云亦云、有耳无眼、不懂装懂的“洋盘”。倘若纵观收藏者的收藏品,一定可以觉察出收藏者的影子。

《北京》:提到紫砂文化不能不提茶文化,您认为在紫砂文化与茶文化之间存在一种什么关系呢?

徐秀棠:以紫砂壶为主要形式载体的紫砂陶,无疑是伴随着茶文化而出现的,也是茶文化走向极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我国是茶的发源地,宜兴是重要的产茶区之一,唐代就有“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之誉。同时宜兴也是著名的陶都,人们在长期的生活、生产中,发现陶土资源中夹有的紫砂泥具有特别优良的材质特点,可塑性好,收缩率低,可以单独成陶而无须施釉,用的时间越长,越发光可鉴人,而用它制作的器皿能较长时间地保持茶叶的色香味,“注茶越宿,暑月不馊”,“茶壶”便应运而生了。

文人惑

“传统也要跟着时代走,创新也就是创旧。”

紫砂艺术作为我国民间工艺的一大门类,经历了五六百年的发展历程,有过盛世的大起,也有过乱世的大落;如今面对这个机器大生产、物欲横流的商业时代,紫砂艺术的生存与发展同样面临着挑战与机遇,如何面对这些挑战与机遇,如何使传统的紫砂艺术继续发扬光大、不断创新,徐秀棠先生给出了答案。

《北京》:当今传统的审美受到了极大挑战,同样紫砂创作者也面临着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这些变化是否也给紫砂艺术的创作带来了负面影响?

徐秀棠:在传统审美观念遭遇极大挑战的今天,在追求感官刺激的当下,紫砂陶素面素心的工艺也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文化挑战,一些作品和产品充满了浮泛之气,极尽哗众取宠之能事,以庸俗的装饰来媚俗世人。更令人扼腕的是,商品利益的驱动,现代工业手段对紫砂陶的伤害日益明显,这些手段逐渐侵蚀、改变了民间工艺的内涵,原本质朴的气息面临着被摒弃或变质的危险。

随着现代社会生活理念的加强,市场经济秩序的确立和完善,紫砂陶知识产权的维护和尊重,也是亟待解决的课题。时至今日,一些新品面世,一旦有市场价值,立刻就会被仿冒,以低廉的成本和代用的紫砂泥,粗制滥造出大量名家作品或其造型,低价倾销,从而败坏了整个紫砂行业的声誉,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北京》:在当今这个充满金钱欲、物欲的社会,人们总是喜欢把紫砂艺术直接与金钱划等号,您如何评价这种现象?

徐秀棠:我明确地讲,这是把紫砂艺术庸俗化了!现在总是说一把紫砂壶值一辆小汽车,紫砂变成追金手段,是一种沦落,它本应该是和艺术家相交融的、鲜活的生命。在现代社会,紫砂传统手工技术和艺术,很容易遭到冲击,我们这些从业者,更应该坐得住冷板凳,才能把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北京》:目前,各种科技、工艺、各种创新理念层出不穷,在此种背景下,如何继承传统的紫砂艺术,紫砂艺术又如何创新发展?

徐秀棠:我把雕刻和雕塑与紫砂创作融合在一起,从传统中走出了自己的路。我一直认为,今天的创新就是明天的传统,传统也要跟着时代走,要用现代理念驾驭传统技艺,从传统来又突破传统,从某种意义上说,创新也就是创旧。

紫砂工艺的创新是好事,但有些东西不能全盘接受。紫砂在世界陶艺界的地位很高,主要原因就是紫砂陶独特的传统手工工艺技法。紫砂工艺的基本工具就有100多种,每个工艺师又是根据自己的要求亲手制作,这些技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但需要花很多时间下工夫去领悟,这在当前浮躁的社会气氛中很难做到。沉静的心态,对传统文化的深刻感悟,正是紫砂工艺的本质所在。新的东西、现代的东西不愁它不出来,但传统的东西却可能遗失。

两袖清风

供春壶

灵豹壶

文人情

“紫砂的繁荣是传统文化的回归。”

紫砂陶的素面素心,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喜爱。紫砂壶具有为别的器皿所不及的优点,在于它与使用者能进行感情交流。对它倾注的感情越多,常加摩挲宝爱,它对你的回报也越深沉,越发可爱,光润古雅。更由于它富含的特殊文化气息,吸引了众多的文化人参与设计制作,使得它有了蔚为壮观、斑斓多姿的形体。

《北京》:近两年紫砂艺术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您认为推动紫砂繁荣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徐秀棠:在现代社会,作为商品的紫砂壶的精神属性,越来越高于它的物质属性。人们今天购买紫砂壶看重的并不完全是它的实用性,而是素面素心的紫砂壶能舒缓现代人的心理压力,调节紧张的精神状态。紫砂壶寄托了现代人对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的传统生活方式的一种怀念。现在紫砂市场的繁荣,实质是传统文化的复归,是现代人渴望心灵的慰藉。

科技愈发展,传统的手工艺愈显珍贵和重要。紫砂陶与现代工业比较,它的经济意义是微不足道的。过去人们买紫砂壶主要为了实用,现在人们更多是为了满足精神上的需求。在现代人紧张、快节奏的生活中,蕴涵理性、和谐与美感的紫砂陶艺,对人的精神产生的调节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北京》:紫砂壶的镌刻是紫砂艺术的一大特色,它荟集了文学、绘画、篆刻诸艺术,吸引了社会上的欣赏者和精于鉴赏的金石书画家的亲自参与?

徐秀棠:紫砂壶的镌刻可以说是随着紫砂壶的创始而萌芽的,最早的“供春壶”的壶身上就刻有小篆“供春”二字。其后,时大彬等名手的传器,都铭刻有作者的姓名及创作年代,亦有题刻辞句于前,后署作者姓名和年代的,各家传器屡见不鲜,一般都刻在壶的底部或壶盖的“子口”之上。由于铭刻的时兴,书法艺术的追求在壶艺本身的同时也被带动起来,有不少制壶大师曾在书法方面下过工夫,在紫砂制壶史上地位仅次于供春的时大彬的书法就曾被人赞为:“削竹镌留廿字铭,居然楷法本黄庭。”

具有高文学素养的金石书画家的介入,对紫砂陶器向艺术的升华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与陈曼生同时代的梅调鼎,在秤砣形制的“秦权”壶上题铭:“载船春茗桃源卖,自有人家带秤来。”这样的铭文确实气韵无穷,再加上书法之功力,布局之高雅,是真正的中国书法绘画纳于壶体,铭文款融于壶中,是壶、字、情、景皆切的完美组合。

《北京》:作为紫砂陶刻大师,在您5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您对紫砂陶刻有何感悟及观点?

徐秀棠:我本学陶刻,后做陶塑及茗壶。就陶刻角度的饰壶而论,在掌握陶刻传统手工工艺的同时,必须经常研究一些美学理论的知识,吸收、消化并建立自己的美学观点。饰壶的关键是书法、绘画、历史、文学素养的高低,美学观点的激进度即承、接、转、跃的自搏能力与持之以恒地探索的进程。作为紫砂陶器的直接设计者和制作者,我认为陶刻应该有它本身独立存在的表现形式、意境及追求,以体现它的艺术存在价值,因此陶刻艺术不应是书法、图画、金石、木刻、图案等其他图像在紫砂陶器上的搬移再现,即使是最成功的转移摹写也只能算上乘的工艺装饰,它缺乏艺术的本质,没有创造这个灵魂的存在。就中国书画装饰于茗壶而论,可以肯定没有书法绘画基本功力就谈不上饰壶的艺术追求的基础,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不管是哪一位书画家在饰壶时,不加经营,只以自己习惯的内容与形式去装饰,这只是把壶之可饰面当做宣纸施展了艺道而已,忘却了舞台的不同应各有各的深度与空间要求,就是笔墨技法再高,也只能说明壶上留下了某某名家的墨迹,不能算是一件成功的陶刻艺术品。

欢欣鼓舞

文章关键字: 大师 对话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链接申请
链接申请 | 站点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佛像

邮箱:30833266@qq.com Copyright© 2009-2010 By baikecha.Com All Right Reserved. 百科茶 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0049379号